活动 交友 discuz

查看: 20|回复: 0

[生活百科] 爱上在烟酒里浸泡着的男人

[复制链接]

112

主题

112

帖子

442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42
发表于 2019-7-30 18:57:1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爱上在烟酒里浸泡着的男人
  

  爱上在烟酒里浸泡着的男人

  ——幸归

  

  

    

  女孩子大抵都是不喜欢吸烟的男人的。至于成女人后,就该另当别论了,兴许在强制性习惯后还会慢慢也跟着上了瘾!

  我不是女人,但我爱吸烟的男人!

  在我很小的时候,父母就开始把生活附着在争吵上;现在二十年已经过去,父母依旧在争吵中度日!事实上,在每次的争吵里,父亲都是沉默的,所以他们的争吵不过是母亲一相情愿的聒噪!

  父亲原不是一个这般老实到麻木不仁的人.从小学到高中,每次打架都有他.因为每次有,所以他很自然地成了群龙之首.于是领导这帮人跟那帮人打架,再怂恿那帮人对这帮人进行报复,便是他生活的全部范围和意义!他常常带着几个人一起逃课去老远的县城看露天电影,然后跟他们一起议论着电影里边儿哪个女的最漂亮,一起指责那演小兵张嘎的小屁孩儿还不及他演的好;他们还经常找各种理由请整天的假去林子里打鸟,然后烤了吃.毕竟那时候能吃上玉米糊糊就已经是一种奢侈,父亲是肉食动物,自然抵不住鸟肉的诱惑.哪怕是一纤鸟羽,也极可能让他浮想联翩!

秘白癜风的那些“近亲” 尽管如此,父亲却有如此的资本!每回考试,父亲总是班上的前三名.他一面受着宠,也一面给教他的老师造成极度的恐慌!他们惊叹这样的天才竟在他们身边这样地产生!

  父亲渴望当兵.从他开始有这个想法开始,就从未动摇过!高考后,父亲如愿地考上了军校.那时候,整个公社上线的就他一个人!他被兴奋的厚棉袄重重包裹着,挣脱不出来!哪料爷爷竟私自跑到公社里,要求他们消掉父亲的名字.爷爷当时向他们吼到:”我就这么一个儿子,要是去一炮轰死了,你们谁来负这个责?”起初那些人都不同意,后来一听爷爷这话,就都作罢了.是呵,谁负得起这个责呢?人命,即使不被真心重视,倒也足以引起一个人良心上的恐惧与忏悔!

  事后,爷爷一直瞒着父亲.不过,父子俩都是高兴的,只是各有各的乐处!直到临行前一天,父亲去公社开证明,才得知这事.父亲把人类在遇到这类事后可能表现出的所有形式都一一做了一遍:发呆,发愣,麻木不仁;惊慌,恐惧,不知所措;呜咽,抽泣,号啕大哭;小跑,疾跑,马不停蹄……

  第二天,父亲了……

  父亲偷了家里的老鼠药,一心要为他的梦想殉情!然老鼠药毕竟不是为父亲配制的,所以他未遂.父亲拯救了老鼠,却依然未能解脱他自己!

  这以后,曾有学校来请父亲去任教,却被他当即拒绝.他说他死也不去做他想做的事以外的事!

  后来,父亲结婚了,这个女人是他不想要的;他靠出卖劳力养家糊口,这种事是他不想干的!而这些所有的不想父亲都做了!生活总是有办法磨平人的棱角!只有回忆可以让日子回去……

    

  那时我还不足五岁,父亲每天都出外做工,晚上才回来.每回吵架,母亲总是破口大骂,至于父亲家族里被波及到的人要追溯到前多少代,出于对算术的兴趣,我也曾用心数过,但现在已经记不大清楚了.刚开始父亲还能勉强与母亲处在同一间屋子里干他自己的事.渐渐地,母亲发脾气的频率越来越高,骂人的套路却依然如故,毫无新意,以致于到最后她骂了一句后,我们想也不想也能知道她的下一句是什么.

  所以每逢母亲开战,父亲便悄悄地躲出去,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.人一融进黑夜里,便很容易成了鬼,至少很容易变得像鬼!父亲知道,他这一躲出去,便不再是她的男人!这样一来,母亲发泄一阵后,虽意犹未尽,却也觉得没了兴味,只得关上灯,骂咧着一头扎进被子里去了!这时候,没了灯光的搅和,夜便黑得纯净了!我躺着,怎么也睡不着,因为想着父亲!我于是悄悄溜出去找他.

  我也不知道在那片漆黑里摸索了多久,总之后来是找到了.可是我找到他的时候,父亲已经变成了一点燃着的烟头,在翕合间闪烁迷离.我想那便是父亲化作的鬼魂了!

  父亲爱上了抽烟,这让父亲不再那么空虚,至少郁闷的时候还有烟来陪;而且也极大地丰富了母亲所骂的内容!母亲已经离父亲越来越远了……

  而我则爱上了看父亲吸烟.我不再怕父亲消失得了无踪影,因为我知道,只要找到那烟头,那父亲的魂,便不怕找不到他的躯体!我常常趴在门槛上,一动不动地凝视着那点烟头.慢慢地,根据那烟头离地面的距离,我推断出父亲抽烟的时候,总是蹲着的!我喜欢这个姿态!

  在父亲的世界里,事实上,父亲是没有世界的,他只有这空夜里的一片夜空!父亲只要两脚掌大的一片地儿,而这样小的一块面积于诺大一个世界来说委实是可以忽略不计的。有了这地 来托住双脚,父亲便可以随心所欲地仰望苍穹。在他看来,天上不似人间,凡两目所及之处,都是他的!所以父亲是深沉的,也是孤寂的!他想给他的那片天着上各样的色彩,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。从不轻易放手,却也从不轻易下手,这便是我的父亲!

  至于酒,父亲虽然也常喝它,却与它没有感情。我第一次见他喝酒,是在他高中的同学会上。父亲原是不去的,他觉得是他眼前的景况阻止他前去!这感觉让他难受得要命,活着让他感到了大不自在!他突然想起以前的那一次,那一次,那么勇敢!他自踌到,既然连死都不怕,还怕活着么?所以父亲终究还是去了……

  那个时代的人,有几个钱便恨不得把银行的存折也掏出来让人眼红眼红,所以那次聚会上,父亲的那些同学,谁贫穷谁富贵,一见便可知分晓了。不得不承认,排除掉几个在牢里吃公粮的,父亲算是最潦倒的。父亲含糊地对着他们嘘寒问暖东西南北的一气乱扯,他已经懒得去理会他们话里的感彩了。我觉得,那时候,父亲是在努力抓住些什么来弥补些什么,可是父亲到底什么也没有,所以这一切都是徒劳,只平添了一抹滑稽!

  他们开始喝酒以助兴,父亲喝了两杯便只顾着推辞了。但是后来,父亲却一杯接一杯狂喝不止,直到那些人手忙脚乱地夺了他的酒杯,他才不得不停下来。这时候,父亲已经摇摇欲醉了!后来我才知道,父亲所以那样,是因为遇到了他的初恋情人!

  那一晚,父亲坚持要回去。他拒绝别人开车送他,连手电筒也不要,然后拽了我,晃晃悠悠地朝回的方向走。父亲的手很有力,拽得我生疼。我什么也看不见,睁着眼跟闭了眼,一点区别也没有。父亲却像在白天里走,若非酒精作怪,他一定可以走得更稳!父亲太熟悉这黑色了,以至让我觉得父亲也已变成了夜!

  走到一半的时候,父亲突然蹲下身去,我反射性地颤抖了一下。我想要多想一会儿,父亲却突然下命令让我爬到他背上去。就这样,父亲一直背着我踉踉跄跄地走,偶尔会踩到水坑,我心疼那水溅起时的声音!一路上,除了父亲身上酒的味道,我什么也感觉不到。那一刻,我才意识到,长着一个鼻有白斑是咋回事想请教专家脚上有白斑怎么回事子真好,它让我爱上了酒的味道!

  我不会吸烟,也不会喝酒,但我已经过早地爱上了烟酒的味道,那是父亲的味道!我爱着我的父亲,这个在烟酒中浸泡着的细心无大差男人!

    

    

 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